<em id="33rld"><span id="33rld"></span></em>
<noframes id="33rld">

    <form id="33rld"></form>

      <form id="33rld"><nobr id="33rld"><th id="33rld"></th></nobr></form>

        關閉

        正文

        死在這里也不錯:巴黎當然是海明威的

        作者:佚名 | 來源:中學生讀書網 | 閱讀:311 | 時間:2016/06/09

            起個大清早,五個人扛著八箱行李,又是書又是文件,從酒店出發搭的士到火車站,可是,路程太近,司機竟然拒載,好一個阿姆斯特丹,法例嚴明不如香港。

            只好施展銀彈攻勢了。人類的共同語言其實不是英文而是鈔票,有它,好辦事。兩倍車資,載不載?三倍、載不載?

            載載載,終于首肯,兵分兩路,搭乘兩輛的士到了火車站,找尋列車前往萊頓大學。好寒冷的早上,天色只是微明,歐陸冷風陣陣刮來,我把臉埋在大衣領子和圍巾之內,向來怕凍的我在心底不斷暗喊我的媽呀我的媽。

            列車月臺不好找,找了數遍,仍是找錯,幸好荷蘭人都通英語,左問右問、三問四問之下總算尋得該搭的火車,兩只扛著沉甸甸行李的手臂早已酸得欲斷。好不容易上到列車,車廂卻甚狹窄,八個大箱子這邊塞那邊擠,往座位旁邊的不同角落找尋放置空間,最后,剩下一箱行李,不知如何是好。

            “放到椅子上吧!”我對同行的一位法律系朱教授說。他出生于湖北,農民子弟,苦學成才,在港大讀完法律再留學法國,取得博士學位兼娶了法國妻子,如今在城大法律系執教鞭,此行的一大任務是陪同張信剛教授到巴黎第一大學簽約拓展教研合作。

            “不好,等一下有人會坐!”朱教授說,“再往角落塞塞看吧!”此時,三、四個年輕人走過狹窄的車廂通道,一人停下來問我們的一位同行朋友是否前往機場,朋友回答不是,對方轉身離開。而朱教授于三分鐘后發現:放在椅子上的手提電腦不翼而飛,原來是一群可惡的小偷,讀了一肚皮大大的學問,但看管不了一架小小的電腦。

             任何城市的初冬都予人蕭瑟之感,巴黎初冬,在歷史建筑的圍繞與沉積下,于蕭瑟之余另有一番穩重的典雅。

            一天早上在初冬巴黎的街頭走了二十分鐘的路,并非詩意地散步,而是又推又拉地帶著行李,走呀走的,為了公務而趕赴一個會面。由于聯絡略有誤差,準時到達一個地方,沒看見該見的學者,經過另一番轉折聯絡,原來對方在另一個地方等待,匆匆忙忙扛著行李趕過去。坐下時,每個人都氣喘臉紅,替巴黎初冬添了幾分暖意。早安,巴黎。

            那是東方語言及文化研究院的學者,三位,兩男一女,細心介紹他們的課程,也耐心地聆聽我們的說明,兩邊交流,探究在虛擬的網絡世界里是否有合作的可能。一小時后,轉到研究院二樓的校長室,Gilles Delouche教授——也就是研究院的校長——在等候。研究院是舊建筑,木樓梯吱吱呀呀震響,推開沉重的木門,眼前出現一位身高六英尺三的學者,前額微禿,鬢發過耳,身材瘦削,頗有六十年代的嬉皮士味道。寒暄之后,Delouche教授開了一瓶紅酒,每人一杯,站著喝,辦公桌上放滿不同口味的芝士和餅干,簡直是一場小型的即興派對。瞄一下表,才早上十一時呢,一天工作似乎要由香煙與紅酒、芝士與餅干之間展開,果然,嘿,非常法國,非常巴黎。

            如果你去巴黎,請別忘記跟海明威打個招呼。

            海明威愛巴黎,更愛陪同他的愛人去巴黎。一九五七年冬天,他與第四任妻子瑪麗入住巴黎麗池酒店,甫進門,侍應生遞上兩個箱子說要還給他,說那是他在一九二七年留下的手稿和日記。海明威接過箱子,舊事如潮涌上心頭。一九二一年,他與首任妻子赫德莉初抵法國,在巴黎度過了燦爛的六載歲月,離開前把雜物寄存于麗池酒店,沒料一存便是三十個年頭。海明威把箱子搬到酒店房間,喝了一杯威士忌,躺在沙發上,暗暗下了一個決心:寫一本關于巴黎的書,寫一本關于自己的書,寫一欄關于自己為何愛上巴黎的書。

            海明威花了三年完成心愿,寫成《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海明威的巴黎,從圣母院附近的“莎士比亞書店”開始,他在書本里找到心靈故鄉。女老板畢奇對他甚好,不僅讓他賒賬買書,更經常借錢給他周轉。海明威的巴黎,當然更有咖啡館、餐廳以及酒吧,他善于與人攀談與觀察,哪位侍應的哪個表情和哪句對話,在他的筆下,統統變成文學?Х瑞^、餐廳以及酒吧也善于攀附海明威,至今仍有不少店鋪特地在角落標示“海明威的椅子”以至供應“海明威雞尾酒”,仿佛,他從沒離開過這個城市。

            “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來過巴黎,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她是一頓流動的饗宴。巴黎永遠年輕,永遠會有新的戀人戀上巴黎!焙C魍f,而你,敢說不是嗎?

            作家簡介

            馬家輝,1963年生,香港灣仔人。臺灣大學心理學系畢業,美國芝加哥大學碩士、威斯康辛大學博士。曾任廣告文案、雜志記者、報社編輯,并客串主持電視、電臺節目。文章散見港臺及內地報刊,結集作品包括《女兒情》、《都市新人類》、《心理學小品》、《流星學手記》、《李敖研究》、《在廢墟里看見羅馬》等。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讀書賦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手機版

        掃一掃手機上閱讀

        欄目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讀書網首頁| 讀書網手機版| 網站地圖

        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請用Email:tom#tiptop.cn(#換成@)聯系我們,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
        閩ICP備17002340號-1

        首頁欄目
        評論 首頁 欄目
        欧美肥老太交性视频_我被老板在办公室里调教3p_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中文_八个字暖心感谢老师简短文字_日本a级黄毛片免费天堂_国内妓女bbw